由浙江杭州到湖北武漢市中心一商場打工的小K(化名),年廿九原本準備坐飛機回老家過年,因為「封城」已回不了。封城後,小K凌晨上網收到官方消息,一早趕到超市囤貨,心想「死也要做個飽鬼」,但蔬菜、鮮肉等食物貨架已被掃清光。直至昨日(24日),武漢附近城市幾乎已被封,已經「寸步難行了!」

小K在周二(21日)才開始戴口罩,因為同事的媽媽就在金銀潭醫院被感染,幸好同事已請了假,而公司每天就要為他們量體溫。「我先前以為她是開玩笑的」,小K回想武漢人太過輕視今次的疫情,當傳出有感染個案時,街上和地鐵也沒有幾人戴口罩,還認為「這疫情可控制的啦!」完全相信武漢衞健委每日的官方通報。

年廿九,武漢封城了。小K才開始感到「瑟瑟發抖」,分享的一篇〈關於新型肺炎,武漢市長必須回答的六個問題〉網文寫到,上月8日武漢已出現第1宗新型肺炎病人,為甚麼過了22天,直至上月30日衞健委才發出緊急通知呢?民間傳出「新型肺炎會人傳人」,為甚麼8個人被控「造謠傳謠」呢?華南海鮮市場上月8日確診第1宗病例,為甚麼沒有及時關停呢?武漢市官方為甚麼堅稱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可防可控呢?武漢警方為甚麼阻止內地媒體到金銀潭醫院採訪呢?《南方周末》指武漢市正忙着召開2個重要會議,不允許報道負面新聞,這又是否屬實呢?

小K開始質疑當局的做法。由於他居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屋苑,早於元旦日在網上發出去年12月拍攝市場內一籠籠的野味,「但那個時候就有8個人被抓,我就沒放了,最後導致現在,疫情蔓延全球。」

今個農曆年,小K不能返老家與家人團聚了,只能與朋友在出租屋吃年夜飯,盯着手機查看最新的疫情消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