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在數千年的歷史中,隨著中華文化的不斷傳播,漢字成為了一種超民族文字。在越南,漢字已經卻被廢除了近百年,拉丁文字居然成了越南的正式文字,令人唏噓不已。昨天子淵和大家講述了韓國廢除漢字的歷史,今天我們就來談談越南。

一、「儒字」的傳播

公元前111年,漢朝大軍滅亡了在秦朝末期趁亂割據嶺南的南越,隨後設置了7個郡,其中的交趾、日南和九真這3郡是在今天越南的境內。一開始,這裡的居民對中原文化一無所知,但在漫長的時間裡,大量漢人移居到了越南,包括封建地主、官吏、商人、手工業者、罪犯以及失勢的舊臣,他們帶來了漢朝的文化和先進的技術。

漢人南下之後,越南當地的華風日漸濃厚。漢代的任延、錫光二人分別在交趾、九真建立學校,講習經義,於是漢字隨之傳入越南。因為一開始漢字只是作為傳播儒家文化的載體,所以漢字在越南被稱為「儒字」。

時光流轉,到了隋朝,統治者開闢了科舉取士的先河。之後唐朝繼承了這一制度,於是朝廷在安南各州縣都開辦了許多官學,民間也紛紛自行組織了私塾和鄉學,這對漢字在安南的傳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唐朝時,這一地區的漢字造詣水平已經很高了。

二、「字喃」的發明

公元10世紀左右,越南脫離中原王朝,作為藩屬國而存在。雖然行政上有了一定自主權,但經過一千多年中國文化的浸潤,漢字在越南各領域都根深蒂固。1070—1076年期間,越南李朝先後建立了文廟和國子監。在1075年,越南第一次科舉取士,這一制度隨後延續了八百多年。

作為越南的官方文字,漢字逐步培養和完善了越南的學術和文學傳統,可以說越南的全部歷史都無一例外依靠著漢字才得以記載和流傳至今。

但是,越南、日本和朝鮮半島一樣,都面臨著共同的問題,就是他們的語音和中國相去甚遠,漢字無法完整而準確地表達他們的語音。

日本和朝鮮半島的解決辦法是依據漢字而發展出一系列記音符號,最終形成了本民族的拼音文字——平假名/片假名與諺文(參見筆者昨日文章)。越南則是選擇了另一條道路,把不同語音的漢字拼湊起來,形成了所謂的「字喃」,意即「南國之字」。

在公元13世紀,字喃已經基本實現了系統化,開始用于于文學作品。到了西山朝(1771-1792年),阮惠規定每場科舉考試的第三場必須用字喃作答,隨著《金雲翹傳》等一系列古典名著的誕生,越南的字喃文學達到了鼎盛時期。

需要指出的是,字喃是借用整個漢字或是漢字偏旁,然後採取漢字中的會意、形聲、假借等造字方法創製而成,本質上是對漢字的補充。甚至可以認為漢字和字喃其實只是一種字,因為字的構造成分完全相同。

因此,更尷尬的問題出現了,要想學習字喃必須先學會漢字,而且字喃更加難讀、難寫、難記,因此無法在普通民眾之中普及。至於科舉出身的精英階層們,也更願意使用那些承載著聖賢之道的「儒字」,因此漢字的地位始終未能被撼動。

三、被殖民者推行的「國語字」

其實早在16世紀,另一種迥然不同於的文字就已經出現了。兩位來自義大利和葡萄牙的天主教傳教士在峴港建立了一座教堂,他們帶來了一些先進的西方知識和新奇商品,還懂得運用療效顯著的西藥治病,因此在當地百姓中具有很強的吸引力,教徒日漸增多。

為了迎合廣大文化程度不高的普通百姓,傳教士們於是用用自創的拉丁字母文字記錄越南語。其中法國傳教士亞歷山大·德·羅德編撰的《越南語-葡萄牙語-拉丁語字典》被看作是「國語字」產生的重要標誌。

一開始,這些國語字只運用於宗教場合,除此之外就是用來翻譯《聖經》、編寫傳教資料,真正改變這一切的是來自法國的侵略。

1858年,法國軍隊炮轟峴港,並逐漸侵吞,最終將整個越南變為法國殖民地。漢字作為中越歷史文化的紐帶,成了法國殖民統治的障礙,於是殖民當局強迫越南使用國語字,隨即悍然下令全面廢除學校的漢字教育,於是漢字及字喃被迫退出了歷史舞台。

當然,法國人並不是要讓越南真的使用國語字,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分步同化越南人,先用所謂的「國語字」取代漢字,等越南社會習慣之後再用法語取而代之。

雖然國語字本身也存在一定缺陷,但它畢竟易學易懂,在民間也比較普遍,因此成為了越南革命者們傳播先進思想、爭取民族獨立的有力工具。1945年9月2日,胡志明在河內巴亭廣場宣讀了用國語字撰寫的《獨立宣言》,越南民主共和國正式成立。

隨後,國語字正式成為了越南的官方正式文字,然而這不能像韓國那樣簡單歸咎於民族主義下的去漢化,畢竟胡志明精通漢文,何況連當時的中國主席都認為「拼音文字是較便利的一種文字形式,漢字太繁難,目前只作簡化改革,將來總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

四、漢字復活行動

近幾年,越南幾十位有影響的專家學者聯名向越南教育部上書,建議從現在開始恢復漢語在全國小學和中學的教學,同時還建議出台一部強制性教育大綱,小學、中學畢業時,學生必須達到相對應的漢語程度標準。

這樣的建議其實和中國的快速發展並沒有太大關係,而是很多越南人對於歷史和文化傳統這一重大問題的長期反省和抉擇。

大家都知道,文字是一個民族歷史文化的載體,同時文字本身也是歷史文化中一個極其重要又無法分割的部分。改變文字,就意味著割斷甚至是毀棄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如今越來越多的越南人深切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縱然想要深入了解也無法閱讀理解歷史文獻。

這樣的建議得到了一些機構和民間的響應,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這一建議能夠作為作為制度出台,並得到全面持續實施,經過兩代人也就是40年左右的時間,基本所有越南人就都能寫漢字,那時恢復漢字的官方地位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了。


【校園傳說】文化人絕對聽過的四個最有名的鬼故事!|下水道先生